全站栏目导航
为文而生的修孟千
【字体:
为文而生的修孟千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修孟千(1917.4-2012.12),原名修进文,笔名孟千、林青等,海阳人。1942年毕业于山东抗战建国研究院文学系,1947年2月加入中国。历任胶东公学语文教师、烟台日报社记者、华东野战军前线记者、大众日报社文教室主任、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文艺处科长、展望周刊杂志社主编等。1947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198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修孟千出身于富裕之家,八岁时被父亲送进村里的私塾。七年的私塾修习,使修孟千练就了扎实的国学童子功,也逐渐树立起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远大理想。上世纪二十年代,五·四运动的新风唤醒了沉睡千年的神州大地,思想解放、反帝反封建的新文化运动浪潮也给胶东大地带来极大的冲击。其时,村里一位好友恰在县城师范学校读书,回村后常讲些进步思想和城里的新鲜事物。受其影响,修孟千一心向往着去接受新思想、学习新文化,不料遭到父亲的反对。他说服父亲,于1932年到海阳县立小学读高级小学。在这里,他接受了关于文化、政治、经济以及史地自然之知识,由近而远,由具体而抽象,由个人而进于社会国家世界人类,范围渐扩展的新学教育,眼界更远也更高了。他知道,狭窄的山村已经容纳不下自己开阔高远的志向,需要更加宽阔的天地。

  1934年夏天,他赶到烟台,报考烟台志孚中学,最终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成为志孚中学第五级一班的一名学生。志孚中学是一所具有革命传统的学校。校长庄子毅先生为人正派,秉持教育救国的夙愿教导学生。在志孚中学的三年,修孟千奋发努力,各门功课都很好,也懂得了理想的道理,为后来选择革命道路、从事革命工作做好了思想准备。

  1937年夏天,修孟千初中毕业后,到北平考入了极有名气的北平市立四中(现北京四中)。但不久七·七事变爆发,抗日战争全面展开,炮声隆隆,人心惶惶,他只好回到了家乡海阳。

  回乡后,迫于生计,他四处奔走求业,同时也在寻找自己的出路。先是当了几年小学教师,后又在区立东村小学、凤城小学任教务主任、校长等职。修孟千在志孚中学读书时的师兄张维兹,这时担任海阳县民主政府县长。他便去找到张维兹求助。张写信介绍其到胶东行政公署教育处,他被分配到胶东实验小学、胶东公学附小,任教务主任。其后,他到山东抗战建国研究院学习半年,毕业后被调至胶东公学任语文教师、班主任,前后做了五年的教育工作,也从此开始了自己的革命生涯。

  在胶东公学期间,修孟千经常在教学之余写一些散文、小说之类的文艺作品,在《烟台日报》《胶东文艺》等报刊上发表,文学才华逐渐显露出来。1947年,他被调到烟台日报社做编辑工作。1947年10月,军队大举进攻胶东,烟台形势危急。修孟千被烟台市委宣传部调任随军记者,到敌我边沿地区进行采访报道。

  1948年初,解放战争不断取得胜利,夺取全面胜利之势已不可阻挡。中共中央决定抽调一批干部到江南开辟新的解放区,华东局确定这批干部主要从胶东地区抽派,由包括峻青、修孟千在内的烟台日报社、大众报社部分干部组成的新闻大队由此成立。他们先后经掖县、寿光、广饶、利津等地,一路长途行军,于4月到达河南省濮阳县华东野战军政治部驻地。经过三查三整之后,修孟千被分配到华野第四纵队任新华社分社战地记者。不久,即南渡黄河,连续参加了开封战役、睢杞战役。8月中旬,又挥师北上,参加了济南战役。9月,华东野战军又对即将展开的淮海战役进行了动员和部署。11月,淮海战役即打响了。在战场上,修孟千与战士们一起冲进枪林弹雨的堑壕、登上硝烟弥漫的城头采访,写下了大量来自一线的报道。在一次战斗中,他右手受伤,从此留下伤残。

  不久,徐州的杜聿明兵团向西南大溃逃,我军需要一名熟悉城市生活的记者赶往徐州去采访报道,这个任务自然地就落在了修孟千身上。他连夜赶往徐州。一路上,尚未熄灭的战火仍在熊熊地燃烧着,尸横遍野,坍塌的房舍、烧焦的树木、深深浅浅的弹坑随处可见。到达徐州,修孟千立即投入了战地采访工作。

  1948年12月初,华东局又将他调任新徐日报社副刊编辑室主任。从此,修孟千脱下军装,离开部队到了地方。

  1950年6月,修孟千被调到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工作,先后担任党刊编辑、记者和文艺处科长等职。这时期,他在一些报刊上发表了不少小说、散文、诗歌、杂文等作品,并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

  新中国诞生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日新月异,祖国大地到处都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新气象。修孟千看到这一切,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和欢欣,但每每想起自己所经历的开封、睢杞、济南、淮海等战役,战斗的场景就会像过电影一样在脑海里不断地闪现:多少战士冒着炮火把胜利的旗帜插上了攻占的阵地,多少战士血洒战场,还有多少同志把生命献给了人民的解放事业; 浩浩荡荡的民工大队,为着战争的胜利随作战部队转战半个中国;千千万万的普通百姓,爹送儿女妻送郎参军参战上前线……于是,他和夫人苏茹就萌生了记下这一段辉煌历史的想法,筹划着写一部以淮海战役为题材的长篇小说,题目为《决战》,并列出了写作提纲。上海新文艺出版社的负责同志得知他们的写作计划后,立即向他们约稿,并把这部长篇小说定为重点稿件。

  事不凑巧。1955年秋,市委宣传部调修孟千去主持《展望周刊》的工作。新岗位工作繁忙,他无法继续写作。可是,上海作协和文艺出版社认为反映重大历史事件的文学作品应该及早问世,以鼓舞人民,于是就不断地催稿。1957年1月,上海作协和文艺出版社找到《展望周刊》主管单位新知识出版社,为修孟千请创作假。出版社领导不同意。经过协商,最终准假三个月。根据有关规定,作协会员在请假创作期间照发工资。于是,修孟千就全身心地抓紧时间写作。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期间有一天,修孟千到出版社参加党员大会。那位对修孟千请假创作颇有意见的领导,在谈及党员表现时说:我们社里有那么一个党员,个人主义名利思想发展到极点,不顾工作,只顾创作,请创作假还照拿工资,稿费照拿。我们这里没有这种制度!修孟千听了这话,心里极不舒服,心想:我这是为国为民,怎么就成了个人主义名利思想,还到了极点呢?

  散会以后,修孟千就直接去问她:你在大会上点的是我吗?她愤愤地说:就是你,点错了吗?听到这话,血气方刚、心性耿直的修孟千立时肝火上冲,就大声顶她一句:眼红,你也写嘛!一句话把她气得发抖:你等着瞧吧!这时,修孟千根本不会想到这一句等着瞧吧日后会让他付出多么大的代价。

  6月初,一场政治运动---反斗争,在全国范围内轰轰烈烈地展开了。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全国到处都在抓。事有凑巧,那个仇恨修孟千的领导恰就分工抓反右斗争。一天,她对修孟千说:你,现在停止工作,对你的言论写出交代和检查!原来,刚开始,她就接连打报告给出版局和宣传部,罗列了修孟千的数条反党反社会主义罪行,铁了心要把修孟千定为。其时,担任出版局局长的罗竹风与修孟千在胶东抗日根据地一起工作过多年。修孟千在市委也工作了近六年,大家也都很了解他的为人与事情的根由,所以宣传部和出版局在报告中批示:修孟千同志的问题请你们在党内争鸣辩论就可以了,退回了她的报告。

  不久,反右斗争形势发生变化,市里开会批评一些单位在运动中严重右倾,对下不得手,要迅速纠正。闻听此言,修孟千所在单位的那位领导趁机又向出版局和宣传部打报告,提出修孟千明明是个,为什么不批?并且发动党员集体签名要求批准对修孟千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罪行进行批斗。

  于是,紧锣密鼓的批斗会就此开始了。每天晚上,一屋子人围住修孟千,逼他承认有反党行为。面对污蔑栽赃,修孟千有心辩驳,但因口吃,一时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这又被称为是以此掩饰反动本质,是有意抵赖,妄图推卸罪行,蒙混过关。这样的批斗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月,最终他被定为反党反人民的,开除了党籍,降职降级,下放到宝山县农村劳动。他在那里劳动近两年,挑大粪、拉大车、割稻、割麦等,什么都得干。文革中,虽然曾以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的名义为修孟千摘去了分子的帽子,但在这样一场荡涤一切牛鬼蛇神的浪涛之中,修孟千无可幸免也要受到冲击,被打到牛鬼蛇神堆里,三天两头挨斗。无休止的批斗,无尽头的口诛笔伐,令修孟千身心俱疲,几次产生轻生的念头。后来在苏茹及老战友们的宽慰下,他才终于挺了下来,但惶惶不可终日,始终处于极大的精神压力之下。日久天长,他被折腾得面黄肌瘦,患上了严重的脊椎炎、心脏病,发病时脉搏每分钟能跳180次,脊椎炎发作时寸步难行,拄着双拐上台阶都很困难。当时,宿舍大楼的孩子们都管他叫拐棍爷爷,也有人干脆就喊他双拐老头。

  1976年10月,随着的垮台,文革结束。1979年初,上海教育出版社党组织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对凡不应划而错划了的,应实事求是地予以改正的指示,对修孟千被错划为分子的问题予以改正,恢复其政治名誉,恢复党籍,彻底改正了1957年对修孟千的错误决定。

  有过生死抉择的人,才会深刻地懂得生命的真正价值与它的责任担当。劫后余生,让修孟千感到了自己肩上的那份沉重的责任与使命,以及从未有过的危机感与紧迫感。他没有感伤不幸的时间,也没有庆幸重生的时间,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奋力一搏,与时间赛跑,尽快完成《决战》,追回那逝去的二十年!

  说干就干。他和苏茹立即赶到苏茹的堂哥家,找回了为防止不测而存放在那里的《决战》文稿。从此,他们时隔二十多年又重新拿起笔来,接续着《决战》的创作。为了更好地连接《决战》的创作思路,并能澄清战争时期的历史原貌,补充一些章节的内容,修孟千于1977年秋用半个多月的时间,又回到阔别多年的徐州,参观了淮海战役纪念馆,查阅了有关资料;到曲阜看了当年华东野战军研究部署淮海战役会议的旧址;到永城地区参观了淮海战役最后围歼杜聿明兵团的陈官庄和杜聿明的指挥部旧址,还到附近瞻仰了淮海战役烈士陵园,这大大地丰富了《决战》有关章节的重要资料。1978年秋天,他们基本改定了文稿,决定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通过与责任编辑的密切合作,数易其稿,这部由茅盾题写书名的《决战》 历经近三十年的风雨之后,终于1981年2月出版发行,印数达26万册。小说出版后,《解放军报》《文学报》《解放军文艺》等报刊均发表评论文章,包括中央广播电台在内的全国9个电台予以全文广播。解放军总政治部将《决战》列为全军优秀青年读物。对此,修孟千感慨万千:为写这部长篇,我被打成了,含冤二十多年,全家也跟着受难。现在终于重见天日,实现了当年的心愿。

  在创作《决战》的过程中,修孟千和苏茹又根据自己的革命经历及对历史的深刻思考,开始酝酿《决战》姊妹篇《路迢迢》的构思与创作。

  写作向来就不是一件轻松的劳动,除了需要殚精竭虑搜肠刮肚的脑力思索,对修孟千而言还有一种常人没有的障碍:战争年代落下的伤残,使他的右手无法握笔,吃饭也要左手代劳。左手执笔与右手书写的习惯是截然不同的。字的大小他无法把握,不能按格书写,因此使用的稿纸,他必须反过来用无格的一面。左手握笔写字力道不够,只好用3B铅笔,写出来的字也是大小不一,且速度特别慢。他写出初稿以后,由苏茹誊写一遍,再进一步修改。几部长篇小说,他们都是这样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一笔一笔写出来的。因此,每当完成一个章节的内容,他们都会喜不自胜地相互击掌庆贺。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从花甲之年到耄耋之寿,他们孜孜不倦,从不懈怠。至1996年,历时近二十年,修孟千和苏茹接连出版了五部长篇小说:《决战》《路迢迢》《雪女》《神鸽》《风雨之舟》。

(责任编辑:admin)
http://www.jude8753.com为您提供大量免费的,品特轩,提供优良的品特轩暴肖的全方位服务。品特轩高手论坛118822,87654.com品特轩,878666.com品特轩,品特轩高手论坛878666